因《我是歌手》一战成名的迪玛希现在哪儿去了?

因《我是歌手》一战成名的迪玛希现在哪儿去了?

2017年,在湖南卫视的节目《歌手》播出以前,说到迪玛希,国内几乎没有人认识他。

在《歌手》节目的赛前采访时,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对于我来说第一名或者第二名都不重要,我参加(过)很多比赛,说实话我没得过第二名。”

这句听起来非常狂妄的话,让不认识他的中国观众有点小吃惊,很多人都在质疑他是不是“话说得太早了”,毕竟来上这档节目的选手都是在各个领域有不小成就的歌手。

他所带来的歌曲是一首难度系数极高的法语歌《S.O.S. Dun terrien En Détresse(一个孤独者的求救)》。整首歌下来,无论是横跨B2-E6的音域(相当于是从男低音唱到了女高音),还是连贯流畅的演唱技巧,都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除了佩服无话可说。

节目播出当天,他的微博就涨了30万的粉丝。随后,更是连续几天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一时成为了国内最受瞩目的“香饽饽”。

他就是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国宝级歌手——迪玛希·库达依别列根(Dimash Kudaibergen)。

1994年,迪玛希出生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个音乐世家里。他的爷爷是演奏冬不拉(哈萨克族的传统弹拨乐器)的音乐家,奶奶是一名歌手,爸爸妈妈也是知名的艺术家。

迪玛希的名字在哈萨克语中有寓意着“神的礼物、天赐之子”。迪玛希的到来不仅给家里带来了更多的欢声笑语,也承载了一家人更多的梦想和希望!

迪玛希从小就在音乐氛围浓厚的家庭中长大,也继承着一家人的优秀的基因天赋。5岁时,就已经在合唱团登台献唱,6岁时就获得了哈萨克斯坦“Айналайын”钢琴比赛的冠军。随着年龄的增长,迪玛希参加了不少歌唱比赛,拿奖更是拿到手软。

2010年,迪玛希获得“Звонкие голоса Байконура”国际艺术节一等奖,从此正式进入演艺圈。

2012年,获得“Жас анат(青年荣)”大赛冠军;同年还参加了“Восточный базар”国际歌唱比赛,并获得总决赛冠军。

2014年,参加“Славян базары2015”流行歌曲大赛,获得冠军。

2016年,参加“国际斯拉夫音乐节”,以175分的高分夺得冠军;同年参加“欧亚歌手大赛”并获得第一名。

看过这些优秀战绩,真的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参加这么多比赛,就没有拿过第二名。除了斩获各大歌唱比赛的冠军以外,迪玛希还多次出席哈萨克斯坦的重要场合为各国领导人献唱,这种经历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2017年,迪玛希受邀参加湖南卫视歌手竞赛真人秀节目《歌手》,从此在中国走红,获得了更加广泛的关注。

节目结束后,迪玛希为国内许多电影及电视剧献唱了主题曲,参加了国内多个重要晚会,还获得了不少奖项,是乐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而这个时候,迪玛希也才23岁而已。可以说,年纪轻轻的他不仅把自己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也把自己活成了“开了挂”一般的存在。

迪玛希在《歌手2017》第一期首唱的《S.O.S. Dun terrien En Détresse》一鸣惊人,一举获得了歌手互投第一名以及竞演排名第一名。第二期,迪玛希则带来了Vitas的经典曲目《Opera 2》,无可挑剔的技巧和漂亮的高音让他再次得到了全场观众的认可,连续两期蝉联竞演排名第一位。

但是这时,一些不认可他的声音开始冒了出来。由于迪玛希这两场选的歌曲都有着极高的演唱技巧要求,有人就此质疑他“不过是会飚高音罢了”、“纯炫技,没有感情”等等。

事实上,迪玛希在《歌手》的惊艳亮相除了让他在中国火了一把之外,也让很多外网的听众都注意到了他。

不少专业的乐评人以及声乐老师在做对迪玛希的Reaction视频时都被他惊人的唱功所折服,并对他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还有很多声乐大神制作了视频,来逐帧分析迪玛希在一首歌灵活运用了多少种声乐技巧。

很多人都说,歌手拥有一副好嗓子,可以说是老天爷赏饭吃的。但是,过人的歌唱技巧并不是天生就有的。换句话说,没有在练歌房夜以继日、枯燥无味的练习、练习、再练习,是不会拥有厉害到被人诟病“没有感情”的唱功的。

前面已经说过,迪玛希在第一场竞演中带来的《S.O.S. Dun terrien En Détresse》的音域为B2-E6,横跨了三个八度加一个纯四度。可能是他的高音实在是过于亮眼,导致大多数人只关注到了他漂亮的高音,而并没有多留意他的低音演唱部分。

而整首歌下来,所有的高低音衔接处都被他处理得细腻无暇,让人无可挑剔。与其说迪玛希飙高音,不如说他在完美地保证了整首歌的完整度的同时,还在高音部分展示了高水平的修饰音,为歌曲的诠释更添一份华丽。

至于“没有感情”一说,则见仁见智了。毕竟有没有感情、能不能打动观众、是否将歌曲的情感氛围传达出来都是个人的主观感受。有人说迪玛希唱得毫无感情,自然也有人说他们被迪玛希的演唱深深打动。

迪玛希非常看重这次来中国的比赛。据说他在来之前,因为担心自己语言不通的问题,怕不能引起观众共鸣,就每天都在反复练习,连这次负责他的中国声乐老师兰天洋都在微博上表扬了他练习得非常认真。

在往后几期节目中,迪玛希还带来了不同语言的歌曲,其中就包括了几首中文歌《秋意浓》、《天亮了》等。虽然在这些歌曲的表达上,不同听众有不同的感受,可以说褒贬不一,但是却没人敢否定他对于这个舞台的真诚。

近两年,迪玛希在国内的存在感似乎不太强,不少关注他的听众们不由得开始担心,《歌手》的节目效应早已过去,大众对他的热情也渐渐消散,他是不是已经“过气”了呢?

通过《歌手》这档节目,迪玛希在国内积攒了一定的人气。2018、2019两年间,迪玛希为国内多部电影及电视剧献唱主题曲,出演过其他综艺节目,还出席了多个晚会节目。但相比于在《歌手》播出时,国内对迪玛希的关注的确有所消退。

2018年,迪玛希继在长沙、福州、深圳、以及自己的家乡阿斯塔纳举办演唱会后,走向了以古典音乐著称的国家,俄罗斯。

2018年10月,迪玛希在索契新浪潮音乐节演唱的《решная страсть(罪恶的激情)》,再一次震惊了全网音乐人和听众。稳定的唱腔和丰富多彩的唱法,更重要的是恐怖的唱功引起了全场轰动,一举赢得了俄罗斯著名音乐家伊戈尔·克鲁托伊的青睐。

伊戈尔·克鲁托伊被誉为“俄罗斯音乐教父”,是迪玛希从小的音乐偶像。这位大师说过:“我认为在跨界音乐领域中,迪玛希是第一名。”

除了给予肯定和赞美外,伊戈尔陆续为迪玛希写了不少曲子,其中就包括了获得“俄罗斯2018年年度最佳歌曲”的《疲惫的天鹅之爱》,以及助迪玛希一举拿下“2019年维多利亚奖最佳古典歌手”的《奥林匹克》。

2019年,迪玛希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开唱,演唱会门票一售而空,翌日又加开一场,迪玛希成为第一个在克林姆林宫连开两场演唱会的外籍歌手。同年,作为一名亚洲人,迪玛希在欧运会开幕式压轴献唱《奥林匹克》。

从此,迪玛希的巡演开遍俄罗斯、东欧各地。2019年12月10日,迪玛希在美国纽约的演唱会,全场1万6千多张票被抢空,足足有61个国家的粉丝前来观看。曾获拉丁格莱美终身成就奖的秘鲁歌手Eva Ayllon推迟了自己的演唱会,就是为了专程赶往纽约观看迪玛希的表演。

短短三年内,迪玛希就获得了一系列大奖。如连续两年斩获“俄罗斯年度最佳古典歌手”、获得俄罗斯古典音乐界的冠冕奖项——“俄罗斯国家音乐奖”、还获得了“哈萨克斯坦功勋人物”的荣誉称号。

2020年4月,迪玛希献唱由新华社作词作曲的公益歌曲《We Are One》,重新进入国内大众的视野。这首歌曲引起了全世界人民的共鸣,在上线亿的点击量,足以见得迪玛希良好的口碑及影响力,绝不存在“过气”一说。

国内大部分听众对迪玛希的印象还停留在4年前《歌手》上那个高音信手拈来的异族少年,事实上迪玛希早已经走向世界发展,获得了更广泛的关注和喜爱。我们绝对有理由相信,这个天赋异禀、又勤恳努力的哈萨克斯坦的国宝级歌手,在未来会给全世界歌迷带来更出色的作品,未来无可限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