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听女孩》刷新奥斯卡历史!这7大最佳影片一部比一部争议大

《健听女孩》刷新奥斯卡历史!这7大最佳影片一部比一部争议大

奥斯卡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无需多言,它几乎聚焦了所有专业人员和影迷们的目光,尤其是最佳影片和最佳男女主角三个奖项。当然,也有各种抓马的红毯名场面。

接下来,拳姐就带大家一起浅析本届和以往6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我们一起在电影中感知生活、顿悟人生。

《健听女孩》(本届最佳改编剧本奖)导演是夏安·海德,该片翻拍自法国电影《贝利叶一家》,讲述了一个在聋哑人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女孩露比。她一出生就拿到了最困难的剧本,要为父母和哥哥充当“传译员”,与原生家庭充满羁绊。

好在,最后露比经过一番挣扎与成长,最终考上伯克利音乐学院,并最终与家人和解。值得一提的是,《健听女孩》英文片名为《CODA》,意为Children of Deaf Adults,聋哑人抚养下的健听一代,这无疑是一种极具人文关怀的叙事视角。

与《健听女孩》类似的讲述少年与家庭矛盾的影片比比皆是,但《健听女孩》最大的不同,是将双方之间的矛盾,从以往的打架、坠落、争执,转换为有声与无声世界的激烈对撞。这种被聚焦、放大的青春期微妙心理,对观众有最直接的冲击力。

值得一提的是,《健听女孩》是使苹果成为首个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流媒体平台,也算是改写了奥斯卡的历史。

《无依之地》由中国导演赵婷执导,夺下奥斯卡最佳影片后继母宋丹丹也发文称赞赵婷“你是我们家的传奇。”

抛开这点娱乐边角料来看,美国其实有许多公路电影,或者说讲述人口老年化的作品,但为什么赵婷的《无无依之地》毫无悬念夺下冠军?——因为一份情感上的克制,以及创造了一种新的电影类型,即类记录虚构电影。

《无依之地》故事很简单,讲述了女主弗恩(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饰)在经济大萧条中失去了工作和家园,后来住在房车中一边打工一边旅游,并遇到了各色各样的人的故事。

片中大部分取材都是真实人物、场景和社会背景,绝大部分的演员都是素人。赵婷会根据素人的真实故事为其定制角色和对白,使得作品更加贴近现实,让观众深刻洞悉了美国某个社会的真实面目。

即无意批判怒斥,也不曾刻意抒情,而是夹杂着平静的悲悯、顽强的乐观复杂情绪。它社会层面、情感层面都有涉及,但都不会过分强调,因此它的可解读性就会更宽阔。

《寄生虫》出自韩国殿堂级级导演奉俊昊之手,是韩国影史第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奉俊昊凭借《杀人回忆》奠定了自己影坛地位之后,还曾拍出《汉江怪物》《雪国列车》等多部风格迥异的绝佳好片,擅长将社会议题用艺术化的方式表达。

电影《寄生虫》中主角是贫穷的一家四口,贫穷家庭的大儿子通过一张伪造的文凭,一步步带领爸爸妈妈和妹妹一起入侵富豪家庭。【寄生】在富豪家庭的过程中,贫富差距极大的两家人因一连串的意外事件最终都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电影本身的制作,无论是从剪辑,节奏,符号上都精致完美的到无可挑剔,通过简单直白的方式来制造落差,用戏剧化情节设计来诱发故事冲突。

猜不到的剧情反转,精妙的处理节奏,讽刺的人物对立,在集荒诞惊悚悬疑与一体氛围中,观众被导演牢牢牵引到了故事里。

《寄生虫》无疑是一个令人悲哀的故事,但在现实生活中,如此两极分化的差距却随处不在上演。电影通过一个故事把社会问题具象化,让大家能够更加关注到这些无法融入到社会中的边缘人的同时,也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思考社会现状的空间。

《绿皮书》是一部真人事迹改编的剧情片,由维果·莫特森、马赫沙拉·阿里主演。该片讲述了白人保镖托尼被黑人钢琴家唐所雇用,两人一起从纽约开始举办巡回演奏会,一场跨越种族和阶级的友谊就此展开的故事。

彼得·法雷利执导的电影一直以充斥低级和无聊的笑话出名,作为一部标准的公路电影,《绿皮书》中也充斥着不少令人捧腹的笑料。比如优雅精致的绅士唐不愿吃黑人速食【炸鸡】,但在托尼的百般诱惑之下,唐还是选择了向美味妥协,翘起兰花指捻起了他的第一块炸鸡……就此唐也开始放下自己所有的偏见,撕掉了种族的标签。

作为一部捧回三座小金人的奥斯卡大满贯作品,《绿皮书》想要表达的并不仅仅只是种族上的区分,而是通过讲述一个粗暴的白人混混司机和一个儒雅的黑人钢琴家的故事,来教会大家如何反击不公平,如何捍卫自己尊严和权利。

《绿皮书》是一部非常规整的电影,随着剧情一步一步地推进,大家的情绪也随之被调动,该笑的时候能笑,该哭的时候能哭,整个观影的节奏被导演把控的精准到位。

作为一部成功影视作品,故事的精彩固然重要,但能够营造一个让人沉浸其中的舒服氛围,才是真正的难得。

《水形物语》出自名导吉尔莫·德尔·托罗之手,吉尔莫作为享誉世界的“怪兽迷”,还曾拍出《地狱男爵》《潘神的迷宫》《环太平洋》等经典作品,吉尔莫所打造出的光影世界中似乎永远都充斥着一种怪诞的魅力。

作为2018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赢家,《水形物语》的整个故事并不复杂。冷战时期的聋哑清洁工伊莉莎在实验室中发现了被折磨得“人鱼怪兽”,两个孤独的灵魂在冰冷实验中秘密交往,随着时间的推移,情愫也在两个生命体中悄然产生,于是伊莉莎决定帮助“人鱼”回到大海。

追求爱与自由的故事比比皆是,但《水形物语》能够拿下大奖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故事中的【人文关怀】。电影通过想象或者和神话的美丽来进行对比,把残酷的现实和传奇神话当中不可能实现的东西结合在一起

在这部电影中,我们看到了美与丑,光明与黑暗,伤害与救赎,压迫与反抗……在如此强烈的两级冲突之下,让人不禁思考,我们究竟是人形的怪兽,还是怪兽形状的人。

《月光男孩》的导演是巴里·杰金斯,该片讲述了喀戎从孩童到青年时期,逐步发现自己的性取向,经受外界非议和内心挣扎后,找到真正自我的故事。

喀戎年少因瘦弱被同学欺负、父爱缺失原生家庭关系畸形、因性取向压制内心情感,还被真心爱过的人背叛,第一次在被霸凌时勇敢反抗却因暴力被判入狱,成长中的所有回忆几乎都是痛苦不堪。

《月光男孩》的镜头以喀戎的主观感受为主,再加上大量特写注重展现人物的皮肤质感,令人感觉到时间在空气中发酵。因此观众具有强烈的代入感,似乎跟着喀戎走完了一段充满创痛、挣扎、苦闷的精神旅程。

当年《月光男孩》夺下奥斯卡最佳影片备受争议,学院派认为这部电影有不可掩盖的瑕疵,以及会被曲解为“政治正确”的讨巧。但媒体仍对其不留余力的赞赏,因为它鼓舞、感动了许多曾有记忆创伤的人——我们终会被温柔地接纳。

每一个不同阶段,都构成了我们独一无二的自己。回归与被拯救,无关于国籍、政治、性别,在蓝色的大海与紫色的月光下,我们要正视与认可自己。

《聚焦》是由托马斯·麦卡锡执导的传记剧情片,该片根据《波士顿环球报》中一篇新闻改编,以美国神职人员侵犯儿童的丑闻为背景,讲述了几位记者为了找出事实真相历经艰难的过程。

《聚焦》没有任何炫技的路线,台词也没有什么金句,它就像一本讲述记者从事调查报道的方法论。五位记者抽丝剥茧般查资料、恳求相关人员接受采访,他们与看不见或看得见的反对力量抗衡。

即便是6年前的观影感受,我仍记忆犹新——愤怒、悲痛,但也在新闻人坚持的职业理想中看见一丝光亮。

那些被侵犯的儿童因无人在意选择忍气吞声,那些律师因害怕惹上麻烦选择漠视,那些记者因怯于强权选择沉默。但是,总有一群人坚持为远方的哭声发声,坚持新闻人的操守和道德,坚持为良心而做踏上困难重重的正义之路。

而我们作为观众,在沉稳克制的镜头下,似乎也在跟着片中人一起认真寻求真相。或许社会默认了某种潜规则,但既然有在黑暗中摸爬滚打的人做榜样,我们能看见光亮之后的新光景。

当然,除了以上七部电影,奥斯卡以往最佳影片的优秀也毫无争议,它们都在尽力用艺术的方式展现真实的社会问题。但近几年一个显著变化是,奥斯卡近年来对非英语的电影态度更加开放。

比如今年获得最佳国际影片的 《驾驶我的车》(往年还有《罗马》《寄生虫》《米纳里》),获得最佳剧本提名的挪威电影《世界上最糟糕的人》,这也让大众对其奖项的专业度更为信服和尊重。

今年的奥斯卡主办方还别出心裁,新增了“影迷票选最佳影片”和“奥斯卡挚爱瞬间”环节,前者将会在今年的奥斯卡上颁出,投票面向所有推特用户。不难发现,奥斯卡对流媒体的态度从抗拒到迎合,正在力求变革挽回年轻人的心。

每一个电影颁奖不仅是奖励,同时也是鼓励电影人更好地创造,这已经成为一种文化、一种积极的电影方向。

最后,家人们,一具有惊艳魅力的好片已经来袭,咱们可以抓紧时间看起来了,欢迎评论区和拳姐谈谈你最爱的电影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